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培训师沙龙

 找回密码
 注册

用新浪微博连接

一步搞定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278|回复: 0

[分享] 转自武志红博客: 那些化为碎片的年轻人——谈谈富士康与宋山木 [复制链接]

Rank: 1

大华 发表于 2010-8-12 07:14:48 |显示全部楼层
那些化为碎片的年轻人——谈谈富士康与宋山木

人,要的是翱翔,而不是被管理。


2001年,刚离开北京大学进入广州日报工作时,遇到了一些困惑,我开始思考管理问题并想到了两个概念——权力空间和生活空间。

所谓权力空间,是工作中的概念,即一个员工在其岗位上说了算的空间。

所谓生活空间,专门针对工作而言,即不受工作污染的私人生活领域。

权力空间很重要,因为假若一个人的权力空间很窄甚至根本不存在,那么意味着这个人在工作中沦为了其他人意志的傀儡,而自己的意志根本得不到伸展。
生活空间更重要,因为工作领域和私人领域的核心规则是不同的,工作领域的核心规则是权力,而私人领域的核心规则是珍惜。假若生活空间受到了工作空间的严重侵袭,那意味着自己的心将忽视甚至忘记爱与珍惜的滋味,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了权力,那时自己就会变得悲观、偏执乃至绝望。
最近爆出的山木集团老板宋山木强奸诸多女员工的丑闻以及富士康深圳产区连续发生十多起自杀事件的悲剧,或许可以归结到这两个概念上来。



当时,我刚进入广州日报工作不到一个月时,我感觉到非常不解,报社为什么要招大学毕业生呢,因为那时我们的工作相当机械,一个高中毕业生甚至初中毕业生就可以搞定。
当时我做编辑,编辑的工作是负责一个版面的稿件与图片的选择、设计和剪辑,但这都被我们极其勤劳的主任搞定了。
那时主任的工作很辛苦,他负责安排好每一个版面的稿件与图片的选择,还用尺子精准地在格子纸上设计好了版面,如每一篇稿件和图片放在什么位置,具体大小是多少,还有像打标题这样的工作,也是主任做的。

我们的部门主任恰恰是北大的师兄,他的能力出类拔萃,版面设计能力很强,尤其是打标题,经常给人画龙点睛的感觉,不佩服不行。
然而,这样工作了短短20多天时间,我痛苦起来,整个版面都是他的意志,我的意志在哪里呢?没有我的意志的参与,这还是我的工作吗?我不过是一个木偶而已。
你的意志是否存在,这在任何一个领域都非常重要。存在主义的大师们如萨特、加缪和尼采都称,生命的意义在于自由,而选择就是自由,如果你有选择的机会,那你就是自由的,你的生命就是有意义的,但假若你没有选择的机会,你只是去执行别人的意志,那意味着你的生命没有意义没有价值。这样的日子一长,你的精神生命会日益衰弱。

因为这种感受,我想到了权力空间的概念,具体到我身上,我认为,我既然是一个版面的编辑,那么这个版面上我要有我说了算的权力。于是,我不理会主任的设计,而是自己设计版面,除了稿件是否选择到这个版面上以及头条是哪篇稿我完全听主任的外,其他如稿件做多大,照片用哪幅,以及版面如何设计等,我都自己来。
自己来的结果是,我做的版面别具一格,而我的师兄一见到我这样做会有这么好的效果,就立即改变了做法,鼓励每个编辑都按照自己的意志来设计版面。
这种改革的效果立竿见影,我们部门一下子成了全报社版面最漂亮的部门,这可以看到,让员工有自己说了算的空间是何等重要,那样才可以让每一个人发挥出自己的创造力甚至活出自己的风采,而一个部门也会获得效益。同时,领导也会变得轻松很多。

但是,山木集团的员工和富士康的员工,乃至无数中国企业和东方文化下的企业的无数员工们,他们可曾有自己的权力空间?
这可以进一步问,中国的年轻人中,有多少人可曾有过自己的权力空间?

富士康自杀的员工清一色是年轻人,从18岁到24岁。作为85后和90后,他们的物质生活要远好于我这样的70后,然而,他们的精神世界呢?
我的了解是,那会很可怕。70后兄弟姐妹多,大人们管不过来,所以有幸拥有了相当的自由,但85后和90后们,在家里,他们身边常常围绕着6个大人,难免要成为他们意志的傀儡;在学校,他们沦为日益僵化、压力逐日剧增的教育体系的傀儡;工作了,要沦为宋山木们和富士康中高层们的傀儡。

做傀儡,毋宁死。

在存在主义哲学看来,做傀儡,被别人的意志所决定,没有选择权,那意味着生如同死,活过如同没活过一样,最后会想到死。
富士康的年轻人自杀,大学生、中学生乃至小学生的日益升高的自杀率,可能有着同样的道理。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回顶部